您好!欢迎来到华文国际出版社!
作家用户名: 密码: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首页本社信息图书书目网上书店期刊杂志精彩书评自费出版作家专区个性印书留言本
    公告: 本社与国内100多家出版社横向合作,一站式自费出版,全程低价,放心出书!
出版资讯
最新精品图书
       本书结合古代中医养生和现代科学养生的原则。介绍了健康的概念、如何促进健
      《中国共产党六盘水市钟山区历史大事记(1988—2010)》经过3年多时间的精心编纂,
  中国新时期文学的观念、状态、现象、危机、困惑、争执、质疑等不断涌现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出版资讯 > 出版资讯 >
《不如读书》:向读书人致敬!
国内室  2015/10/19  浏览 1535 次
    资深出版人健哥cbs518800:有幸为葛成石老师出版了他的新著《男孩的耳朵:中学生课外阅读新境界》,作者把这篇《不如读书》作为序,不仅引起读书人的极大共鸣,而且也是写给当前学生(真正的读书人)的一碗心灵鸡汤。现将它分享给所有热爱读书、痴心写作的朋友们。“莫愁前路无知己,读书出书友万千!”

    工作十余载,我的家当就是满橱满柜的书。看着被书压弯的托板,心里说:你就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吧! 

几年前从老家来到广东时,破家具也送人,旧电器也送人,养了半年终于开了的花也送,只有书不送。我也不知道留着有什么用,也许是书上爬满了我的指纹,洒落了我的烟灰,记录了或购买或受赠的情形,渗透了某个早晨落在书页上的一滴露珠,定格了碧云天黄叶地上的一道孤影,写下了每一次读书时的喜怒哀乐,留下了每一个阶段的思想烙印,那一本本一迭迭,分明是踩在岁月的青石板上的歪歪扭扭的一串串足迹,刻在人生日记中的一行行或艰涩或欣喜的心情,值得一生去珍藏和回味。 
  拍着书上的灰尘,看着写在扉页上的只言片语,拾起突然掉落在地的一张卡片或一只蝴蝶标本,那份歉疚和喜悦,仿佛受了自己的冷落而分手的旧日情人几年后又得以相见。我也动了俗念,能否挑出一些没有价值的书本卖了,换两个酒钱?但每一本握在手上,都会找到理由反驳自己的想法:这本是当时逛了半天才找到的盗版货,不容易;这本是那年开会时受赠的,仿佛是一张老照片;这一套呢,是我刚参加工作时订购的,有意义;还有这一本,自己不读了,也许孩子长大了还读……终是忍痛也不能割爱,每一张每一片,都仿佛是生命日历中的一页,能够轻易舍弃么? 
  只藏不读的,是那些读过的或还来不及读的书。读而不藏的,是尚未读完的或一读再读的书,这些书不在书橱,也不收进书柜,而是撂在沙发上,堆在床头边,丢在餐桌上,搁在便盆旁,扔在地板上。回到家里,除了上网,剩下的都是读书的姿势,坐着读,躺着读,全神贯注地读,随心所欲地读。只要在读着,就感觉很踏实,这也许是十年寒窗形成的习惯的延续,不读了就要空虚,就要焦躁,以致不读书就不能排泄,不读书就不能入眠。一次外出旅游枕边无书,最后将酒店里的《服务指南》一字不漏地看了个遍才睡着。以后每次出门都要在旅行包里放上一两本书,哪怕旅途劳累,读不了几页,也得带着,有备无患,粮草足了军心才安稳,就是这个道理。
  在读书人眼里,书就如女人的衣服,一边恨自己只有一个身子,穿不完琳琅满目目不暇接的衣服,一边又一袋袋一包包地买回来,而且很感激商家的合作,只要打折了跳楼了就又有买衣服的理由了,买回来是穿一回还是两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家里有几个衣柜可以供某个无聊的日子试衣消遣。读书的人也是这样,只要有书上架,什么时候读并不重要,总有某些孤独的日子可以往地板上一躺,一本本地将书啃去,醒来时发现了书上的几道折痕和一滩口水,想到书本和自己亲密接触的那份温存和默契,那一刻的舒心惬意,只有自己能领会。若是逢上停电的日子,看电视剧的下岗,玩网络游戏的失业,守着自动麻将机的至少坏了心情,而读书的人,书架上还有书,不但不愁,还要幸灾乐祸。 
  在一个读书的圈子里,在一个读书的家庭里,对书的嗜好是不能嘲笑的。孔乙己有名言为证:窃书,读书人的事,能叫偷么?其实还是偷,但偷的是书,就总还有几分荣耀,至少该配得上一个书面语,曰。如果因为打麻将而糊了一锅饭,只好悄悄吞落,不敢声张,要是因读书糊了,在用自嘲的口吻说出的同时也好像夸耀了一番自己的学问。在老家时曾因读书读得神志不清精神恍惚,拾起鸟粪当饭粒往嘴里送,家人狂笑我也不觉得难堪。奶奶常问:你读书读不厌么?整天守在房间里,像是姑娘家一样。后来在《项脊轩志》里读到一模一样的话,祖母问归有光:何竟日默默在此,大类女郎也?两位祖母话语中那轻轻的责备深深的爱怜,让我心里感到既温暖又自豪。我看《红楼梦》时,奶奶当着邻居的面问我:这么厚一本书,有你不认识的字么?我说有。奶奶很吃惊:你也有不认识的字呀!奶奶应该是希望我在邻居面前回答说全认识吧,一直劝我不要整天守在房间里读书的她,心里还是颇以孙子爱读书为豪的! 
  然而离开了读书人这个圈子,离开了读书的家庭,读书再不是一件荣耀的事了。古人说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家财万贯不如藏书万卷,如今这份油墨的浓香已渐渐为浮躁的时代性格、浓郁的商业气息、膨胀的名利欲望所冲淡。宝黛初次见面问的是妹妹可曾读书,如今的学生见面问的是哥儿们可曾泡上妞;八九十年代人们聚在一起还会互换书籍或交谈阅读心得,如今聚在一起要么是谈股票,要么是说缺脚。书好像越来越被人漠视,没人将家中藏书写进征婚广告,没人在离婚时争夺书架上的书,等到寿终正寝,谁来继承这些书?好像根本不用考虑。
  读书人目睹而今之怪现状,也许要生几分闲气,其实大可不必。我只问你一句:可穷其一生去做的事情,除了吃饭,还有什么?睡觉不算做事吧?那只有读书。咬着奶头时你不吃饭,也不读书,而你还能咽得下一口饭时,你可以做的也只有读书。能终生相伴的事物,只因其平常,才被人忽视了它潜在的价值。如果有一天闹粮荒,你是要一辆车呢,还是宁愿只要一口粮?如果你腿脚不好了,麻将也玩不了了,同龄的朋友还活着的也越来越少了,你不觉得藏书万卷胜过家财万贯? 
  陈慧琳有一首歌——《不如跳舞》。也许是过了疯狂的年龄,双耳再闻不得靡靡之音,一直想将其改动二字: 
  不如读书,聊天倒不如读书,让自己觉得舒服,是每个人的天赋;继续读书,谈恋爱不如读书,用这个方式相处,没有人觉得孤独……(摘选自《男孩的耳朵:中学生课外阅读新境界》

微出书,为出书,微信扫码关注“微出书”


[返回上一页]
 
華文國際出版社有限公司版權所有  蜀ICP备13003798-1号   技术支持:中国联盟网
總社地址:香港九龍旺角花園街2-16號好景商業中心    電話:00852-30501725 / 30697785 (傳真)
國內總編審處:成都市青羊区光华东三路486號  電話:028-86114876(傳真)  邮箱:hwgjcbs @163.com
業務Q Q:1225390874 / 1371884402 / 1371252268      特約總編審:孫先生   手機:13398174699